游戏资讯 绝地求生 资讯正文

绝地求生辅助:美印借南亚乱局“做局”,中国何为?

绝地求生辅助:美印借南亚乱局“做局”,中国何为?

  最近,南亚国家政局都有点乱,经济困境是直接原因,从地缘政治的影响来说,明显具有指向中国的意味。中国在静观其变的同时,也要思考在大变局下如何积极有为。

  多国同时出现内政不稳,源于经济的脆弱

  3月初,巴基斯坦伊姆兰·汗政府被反对党派以重振经济无方、放纵贪腐横行以及处理对外事务无能为由,发起了在议会的不信任投票动议。经过一番曲折,最终于4月10日巴议会通过不信任动议,伊姆兰·汗政府倒台,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主席夏巴兹·谢里夫当选为新任总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巴内政争斗的结束。伊姆兰·汗及其支持力量仍在进行各种形式的抗议,内政部长拉纳·萨努拉此前甚至表示要逮捕前总理伊姆兰·汗,尽管随后又表示并没有对此立案。而夏巴兹·谢里夫试图为此前因被指控贪腐而下台的哥哥—前总理纳瓦兹·谢里夫—翻案,则可能会继续引发巴国内新争斗。

“巴铁”内政争斗,谢里夫当选为新任总理

  另一个就是斯里兰卡了。自3月以来,斯里兰卡陷入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食品、药品、化肥和石油等物资严重短缺,由此导致大面积停电,物价飙升,进而引发持续不断的抗议示威。总统戈塔巴雅采取各种措施都难以平息抗议,反对派明显是要借着斯里兰卡的经济困局,一举将拉贾帕克萨家族赶下台。

  戈塔巴雅试图通过改组政府来平息不满,除保留其哥哥马欣达的总理职位外,将家族其他三位成员都排除在了新内阁之外。但是,反对派并不满足,甚至戈塔巴雅表示要让马欣达也卸任总理职位,但反对派依然不依不饶仍坚持要在国会中进行不信任投票。局势还在变化之中,不论最终结果如何,斯里兰卡的动荡局面似乎都不可能在短期内结束。

英国《卫报》:3月31日晚,斯里兰卡抗议者冲击总统官邸,导致50人受伤

  尼泊尔政局在2月间一度动荡,各派政治力量就是否正式通过与美国签署的千禧年挑战(MCC)协议而发生激烈争执。随着这一争议“尘埃落定”,党争虽有所缓解,但是即将到来的5月地方选举,以及尼可能出现的经济困难,更加上2022年年底的全国大选,都使尼泊尔内政充满着不确定性。为了防止爆发像斯里兰卡那样的经济危机,4月26日尼泊尔政府宣布停止进口10类奢侈品和非生活必需品,以减少外汇储备的消耗。

  马尔代夫政局也并不平静。在2018年大选中败北的马尔代夫进步党领导人阿卜杜拉·亚明被指控洗钱罪而入狱。2021年11月,马尔代夫最高法院裁定此前判决不成立,立即释放亚明。随后,马尔代夫进步党与亚明掀起了“印度滚出去”(India Out)的抗议活动。执政的萨利赫政府利用在议会的多数席位,通过立法来禁止“印度滚出去”运动,以此打击亚明及马尔代夫进步党。但是,这只是将马尔代夫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反印情绪暂时压制了下去。

  在这波乱局中,就孟加拉国和不丹算是相对稳定的。但孟加拉国的内政稳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2018年反对党民族主义党主席卡莉达·齐亚被判刑入狱。不丹王国虽然搞了多党制,但是王室的地位仍然是最高的。

  南亚国家出现内政乱局是经常性的现象。但这次是几个国家同时出现内政不稳,其根子还在于南亚国家经济上的脆弱性。2020年新冠疫情大暴发后,南亚国家中除孟加拉国外,经济都是负增长,带来了一系列的民生问题。2021年虽然整体上略有恢复,但是其经济复苏仍旧是脆弱的。

  而俄乌冲突爆发后,美西方的对俄经济制裁严重伤害到所有南亚国家,导致通货膨胀加速,石油天然气和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飞涨,供应链被打乱,暴露出南亚国家经济上的脆弱性。

  美印掺合,剑指中国

  经济困境是诱发南亚国家变局的直接原因,但是不能忽视地缘政治的影响。实际上,当前南亚的乱局,明显具有指向中国的意味。

  巴基斯坦谢里夫上台,影响不到中巴关系大局,因为对华友好是巴基斯坦各党派及政治力量的共识。但是巴政局变动导致中国要不断适应巴内政的变化。

  在中美战略竞争不断加剧、印美战略逐渐合拢的背景下,伊姆兰·汗政府曾态度鲜明反对美国搞集团对抗的做法,拒绝美国提供军事基地的要求,拒绝参加美国组织的所谓“民主峰会”,在伊斯兰世界中澄清新疆问题真相,并且在俄乌冲突中同中国持相同立场。

  相比之下,谢里夫政府认为修复同美国和印度的关系一样重要。而且部分基于这一原因,伊姆兰·汗坚持认为是由于美国操弄,才导致其政府下台的。

  斯里兰卡当政的拉贾帕克萨兄弟更是早就被打上了“亲华”标签。戈塔巴雅总统就任以来,不仅批评澄清所谓中国在斯里兰卡的“债务陷阱论”,还在2020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时明确表示永远不会和美国签署“千禧年挑战公司”(MCC)协议。这与年初尼泊尔大会党政府做法可谓形成鲜明对比。如果拉贾帕克萨家族在这次危机中被推翻下台,无疑也可能给中国在斯里兰卡的投资和项目带来不确定性。

  尼泊尔的德乌帕政府在一片争议声中,最终赶在美国最后通牒的截止日期(2月28日)前通过“千禧年挑战公司”(MCC)协议。接着,在俄乌事件的联合国投票上,尼泊尔选择支持美国,明显有别于南亚大多数国家,更凸显出执政的尼大会党的“亲美”立场。

  美国立刻“投桃报李”。5月5日,美国国际开发署与尼泊尔财政部签署一项新发展目标协议,计划五年时间内向尼泊尔提供6.59亿美元,以支持尼社会经济的发展。同时,尼泊尔也积极改善同印度关系。3月20-26日尼总理德乌帕访问新德里,修复了一度恶化的尼印关系。

  作为回报,印度总理莫迪5月中下旬回访尼泊尔,无疑是要显示对尼大会党的支持。更需要注意的是,美印意图一同敦促尼泊尔在涉藏问题上迈出一步。近期达赖集团头目窜访美国期间,会晤了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及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5月19-21日,美国将派出负责民事安全、民主和人权事务的副国务卿乌兹拉·泽雅访问新德里和达兰萨拉,之后将访问加德满都,个中动向值得关注。

  孟加拉国一度是美国“印太战略”要拉拢的对象。2020年10月美国副国务卿比根访问南亚时,曾向达卡推销“印太战略”,称“美国将孟加拉国看作印太地区的关键伙伴……致力于发展同孟加拉国的伙伴关系,以推进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然而,这并没有得到孟加拉国的回应。

  为此,美国转而以人权问题来对孟施压。4月13日美国发布《2021年国别人权报告》,直接否认了哈希娜政府的正当性,报告称“孟加拉国2018年的选举并非自由公正”,质疑2018年大选前将反对党民族主义党主席卡莉达·齐亚判刑并导致其失去参加大选资格是哈希娜政府的政治操弄。

  2018年“亲印”的萨利赫在马尔代夫上台以来,明确奉行“印度第一”政策。不仅允许印度在马设立各种海上监视和训练设施,还允许驻扎印度军事人员。2020年9月,还与美国签署“防务和安全关系框架”,美则决定要在马设立大使馆。这些做法,被反对党马尔代夫进步党视为“出卖马尔代夫”,而具有“亲华”标签的前总统阿卜杜拉·亚明则领导了“印度滚出去”(India Out)的抗议活动,只是这一抗议被萨利赫政府给强行压制下去了。

2020年,印度为马尔代夫提供17亿元贷款,被认为是“对抗中国”

  中国如何应对?

  除了这些挑战和风险外,当前南亚乱局中还存在着其他一些可能影响中国的隐患。例如,4月16日巴基斯坦为了打击巴塔而对阿富汗的越境打击,引发二者的公开争吵,显示出巴基斯坦与塔利班的不睦。这对于刚刚在屯溪主持召开阿富汗邻国外长会的中国来说并非好事,而对未来的中巴阿三国合作也可能会有影响。

  就当前南亚内政乱局来来说,中国总体上还是要静观其变。政争不断其实是南亚国家普遍存在的情况。不同政治力量的“轮流坐庄”经常也如钟摆一样,具有明显的周期性。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思考在大变局下如何积极有为。一直以来,中国同南亚国家的外交,主要算的是经济账,因此寻求同时保持与各国各派政治力量的接触,当一个“老好人”。这种方式在过去是奏效的,不论哪一派政治力量上台,最终都大致能回归理性的对华政策轨道上。但是,当前我们面对的地缘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这就要思考是否该考虑做出调整,以及如何更具建设性地维护自己的各项利益。

  随着“一带一路”在南亚的推进,中国利益和影响自然地大大拓展,经济存在的加强自然也会遭遇到越来越多的“反对力量”。远的不说,就在4月26日俾路支分离主义组织“俾路支解放军”针对卡拉奇大学孔子学院的中方教师的恐怖袭击,凸显出中国在巴人员与项目面临的安全形势的严峻性,也表明中国需要探索新的方式来保障项目及人员的安全,而不是仅仅依赖当地政府。

巴基斯坦发生针对中国人的恐怖袭击 爆炸现场

  另一方面则是,印美在南亚及印度洋区域形成了战略合拢的态势。印度过去是既防范美国,也抵制中国。但是,随着中美战略竞争的扩大化,在当前南亚国家的变局中,我们既能看到美国的影子,也能看到印度的推手,而且这二者都在朝着共同方向使劲。

  当前南亚乱局给美印提供了“做局”的机会。印度近期加紧了对南亚地区的战略经营,例如,加大了对斯里兰卡危机的纾困力度,安排总理和外长频繁访问周边国家。印度政府更是在近期内成立了三边发展公司(Trilateral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TDC) 基金,用来支持印度的私营部门在印太地区和其他地区的大额投资,这明显有针对“一带一路”在南亚推进的意味。

  大国战略竞争的加剧提升了南亚小国的议价空间。虽然南亚小国整体上是小心翼翼地在中美印三方中周旋。但是,客观上说,大国竞争给这些国家带来了诸多好处,尼泊尔和马尔代夫近期的表现尤其如此,在中美印三方竞争中反复获利。更重要的是,“亲美”、“亲印”的政治势力在国内掌权时亦能获得美印的共同支持。

  对我们来说,中国在南亚的外交要放在战略层面上来看。冷战期间,南亚地区并非美苏争夺的关键,美国对南亚的战略投入也是三心二意的。除印巴两国外,美国总统或国务卿已经几十年没有访问过南亚小国了。然而,在近年来中美战略竞争加剧后,美国改变了对南亚小国的看法,加强了对南亚国家的战略投入。特别是,近年来美国国务院高官们史无前例地频繁造访南亚小国,会晤南亚小国领导人。

  可以说,中美战略竞争要在所谓“印太地区”全面展开,主要战场虽然在西太平洋,但是南亚及印度洋也正逐渐成为另一个战场。而在这个战场上,美印逐渐联手的态势无疑可能给中国造成越来越多的困难和挑战。理清中国在这一地区的战略利益,以及这一战略利益在中国整体战略中的排序,这已经成为我们迫切要思考的问题了。

   

责任编辑:祝加贝